第一章:多少钱都不卖的鱼
作者:一抹清烟 ???? 更新:2019-01-25 14:52 ???? 字数:3405
???????  唰!

???????  早晨的阳光刚刚露头,暖洋洋的照在大地,在黄浦江边,有人大力扬杆的破空声引起了四周钓客的眼球。

???????  所有人目光汇聚在了一个青年人的身上,之间他钓起的鱼影瞬间就消失,被装进了鱼篓。

???????  那是什么鱼?

???????  很多人惊奇诧异的对视,然后朝着青年靠拢过去。

???????  青年此时却带着一抹诡异的表情,双肩不停的抖动着,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或者说他是太激动了,连取鱼饵的手都有些哆嗦。

???????  金甲、长须、龙尾、黄金龙鲤,那本破书果然没骗人!

???????  世上还真有这黄金龙鲤,还被自己给钓了上来?

???????  青年觉得,自己是真发了。

???????  他想:既然这些东西都真的存在,那么书后面写的功效,也应该是真的。如果是那样的话……

???????  赵东不敢望下去想了,生怕自己太激动了乐极生悲,晕过去什么的就不好了。

???????  四周的人已经围了过来,在他控制好情绪把鱼饵洒下后,纷纷小心的围观,在看清楚鱼篓里引人眼球的龙鲤后个个眼睛发亮。

???????  “小伙子,你这鱼卖不卖?”一个人问道。

???????  赵东撇了撇嘴,很随意的反手将鱼篓给盖上。二话不说抱起来,拉起鱼竿就往外走。

???????  开什么玩笑,为了这鱼,赵东可是足足准备了一年!

???????  你说卖就卖?算了,以防夜长梦多。

???????  一年的垂钓也让他认识到这黄浦江边的鱼贩子们,一个个特么跟土匪似的欺行霸市,态度及其的嚣张。

???????  别说这龙鲤自己有用,就算没用也不可能出售卖给他们。

???????  “哎哎哎,小伙子你别急着走啊,我出十块,不……我出五十卖不卖?你这鱼就这么点,我可是出不了高价的……”

???????  赵东懒得理他,继续往外面挤着。

???????  但他还是被人给拉住了,回头一看,还是那鱼贩子!

???????  “你说,到底要多少?一百块!”对方貌似很痛苦。

???????  “不卖,你出十万我也不卖。”赵东的眉头皱了起来,有些恼火的喝道。

???????  开什么玩笑,为了这鱼他可是付出了所有的存款,前前后后比十万还要多,如今卖掉?除非自己疯了。

???????  “小伙子,你是消遣我啊?不卖可以,但你别让我知道你跑去别的地方卖了,要不然……这黄浦江上你可别想混了。”鱼贩子见赵东太过于坚决,众目睽睽下也不好过分,可还是凶相毕露,恶狠狠的说道。

???????  “鱼是我的,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你管得着?”赵东甩开了对方的纠缠,快步离开。

???????  从坡上上来,赵东来到了一个小餐馆。

???????  这餐馆就是为了他们这些钓客准备的,布置的相当简陋,此时还是早上,自然也没有什么食客。不过这里的老板和赵东很熟,也经常照顾赵东,所以他有事没事的都会过来。

???????  “还是老规矩么?”

???????  悦耳的声音传来,一个清纯耐看的妹子出现在他的视野中,妹子皮肤略显黑点,但是身材非常紧致,笑起来的时候让人觉得很温暖。

???????  “这个……”赵东略显尴尬的笑了笑,他为了钓鱼可是花了很大的代价,为了节省开支,这一年里他每天早晨几乎都是一碗稀饭加两个馒头。

???????  有的时候老板实在看不下去了,会补贴他点。

???????  眉头微微皱了下,犹豫了片刻咧嘴一笑:“今天多家两个菜,再来一箱酒。”

???????  “我没听错吧?”清纯妹子眨巴着眼睛,感觉自己的耳朵是不是除了什么问题,惊讶的看着他。

???????  毕竟一年的时间也不算短,赵东的节俭让她深有体会,今日个忽然加餐,多少有点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味道。

???????  “恩!”赵东呵呵轻笑一声,将鱼篓放好:“也让叔叔过来喝两杯吧!”

???????  “好!”

???????  妹子很爽快的答应了,赵东嘴里的叔叔当然是她的父亲,这家残餐馆的老板,所以也清楚赵东和老爹的关系不错,肯定也不会拒绝赵东的邀请。

???????  老张叔折腾菜很快,没几分钟就和妹子一人一盘端了上来,放下菜后妹子去提了一箱啤酒,不过坐下的老张叔脸色并不怎么好看。

???????  看着老张叔无精打采的模样,赵东眉头皱了皱,觉得有些不对劲!等酒瓶打开,倒上后开口问道:“张叔,怎么滴了?今个看上去心情不好,这可真不是你的作风。”

???????  赵东喜欢老张叔豁达乐观的性格,不管生意好坏,只要能有得赚他就很知足。此刻出现这种情况,想必是遇到了很困难,而且很大的事情。

???????  “没啥!”老张叔有些勉强的笑了笑,语气有些口不对心:“我们喝酒!”

???????  老张叔越是转移话题,赵东就更觉得有事了:“张叔,我这人的脾气你是知道的,你要是不说清楚,我怕是没心思喝酒。”

???????  赵东的认真让老张叔微微的一怔,随即长叹了一口气,声音有些苦涩:“再过一个月,我这小餐馆要关门了?”

???????  “为什么?”赵东有些吃惊不解的看着他,道:“这不是开的好好的么?”

???????  在这里吃了这么久的饭,对这家餐馆也是非常的了解,虽说外观看起来不咋地,可老张的手艺绝对是杠杠的,而且物美价廉,说赚的少点他信,可说要关门大吉,那绝对不应该!

???????  赵东的心情有些沉重,原本拿起的筷子也放下。

???????  “喝酒喝酒,难得你小子请我一次。”老张叔有些郁闷的倒上了酒,狠狠的灌了下去。

???????  喝下去又要倒,却被赵东给揽住:“张叔,喝酒是用来放松的,什么借酒浇愁的道理你比我懂,今日个你还是和我说实话吧,要不然我以后可不来你这里吃饭了。”

???????  说完将手移开,也不拦老张继续倒酒。

???????  “哎!”老张叹了一口气,将酒放下,解释道:“对面不是开了一家新餐馆么?他们把附近钓客们的鱼全部高价收走了,我这里打着江鱼馆的招牌,可是已经好长时间没卖过真正的江鱼了。”

???????  “老熟客们现在也不来了,而且对面那老板还偷偷买通了我的房东,增加了这里的房租。”抬头看了看清冷的店面,老张心中悲凉,一杯啤酒仰头就喝了下去。

???????  坐在不远处的清纯妹子,脸上也没了刚才的温柔,很是失落和气愤的垂下了脑袋,让人觉得有一股悲伤,看来她也是知道这件事的。

???????  赵东收回了目光,担忧的说道:“老张叔,雪儿妹子过完这个暑假就要上大学了,你这生意一旦结束,那她以后那来的学费?”

???????  “我也愁这个啊……可是……”

???????  话还没说完呢,毫无预兆的就闯进来一个胖子,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。

???????  胖子进门后看了一眼老张叔和赵东,然后环视四周,目光中有说不出的嫌弃,最后咳嗽了两声,有些倨傲的对上了老张叔:

???????  “张老头,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???????  居高临下的姿态,很让人讨厌!

???????  “什么事情?”老张叔喝着酒,不满的回答,这胖子就是对面新开餐馆的老板。

???????  “老张头,别特娘的给劳资揣着明白装糊涂。”胖子很不耐烦,骂骂咧咧的说道:“劳资也算是可怜你了,你还把那滚刀肉的菜谱当宝贝了?”

???????  “不卖!”老张叔平日里虽说笑呵呵的,可为人很有血气,低低怒喝一声,道:“就算饿死也不可能卖你。”

???????  “哼!”胖子怒哼一声:“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我看你还能撑多久。”

???????  说完胖子大摇大摆的离开。

???????  赵东差不多已经听明白了来龙去脉,也没有多说话,等着老张叔怒气消散。

???????  “哎,看来这江鱼馆是要毁在我手里啊!”

???????  “老张叔,别那么悲观,这不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么?”赵东轻轻的笑了笑:“所谓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上呢?”

???????  “爸,你也别急!”张雪儿站在了父亲身边,眼眶略红,道:“这几天我蹲江边,求也要求着收一些鱼来。”

???????  听了女儿宽心的话,老张的火气也彻底的消了,却有些愧疚,道:“雪儿啊,爸没本事,让你受苦了……”

???????  “老张叔,你这是什么话,当父母的怎么会对不起自己孩子呢!再说我也被你养了一年呐!得,让雪儿去蹲点收,我呢帮你去钓。”

???????  老张叔哈哈一笑,笑骂道:“就你小子那技术……连我都比不了,能钓几条来?”

???????  气氛貌似是真活跃了起来,有了那么点喝酒的感觉。

???????  “我很认真的!我这人认真了,连我自己都害怕,以后我给你一天弄个七八十斤来……”

???????  赵东是很不服气,这话让听的人觉得是有那么点夸张,可其实他的实力绝对不是一般钓客所能比的,这一年来钓的鱼少,那是因为用的饵料不普通,就因为这个,差不多让他倾家荡产了。

???????  对,就是专门为了钓龙鲤的饵料,如若不然……一年只钓一条,那也真太打脸了。

???????  不过现在好了,龙鲤到手了!如果真像那空间里的秘方上写的一样,将特制的龙鲤吃下去能开天眼的话,一切……真的值了。

???????  一想到这里,赵东坐不住了,胡乱的扒了两口菜,提上鱼篓:“老张叔你等着,下午就给你钓去!”

???????  说完马不停蹄的就赶回了家,锁了有些朴实厚重的木质大门,将自己给关进了房子。

???????  在确定没人之后,摸了摸胸口的吊坠。

???????  嗖!

???????  一道光芒一闪而逝,他也消失在了原地,进入了一个奇异空间。空间里只有一个简单的桌子和一个灶台,基本古朴的书记整齐的码放在桌子上,附近没有一丝的尘土,可见他经常翻阅。